■天府早報記者袁玥鐘帆攝影方煒 實習生王亞楠
  4個月前
  ——手持拖把,追趕凶徒,讓見義勇為的42路公交司機王官忠,贏得了“拖把大叔”的美譽。
  4個月後
  ——仍是那輛42路車,那條開了13年的線路,褪下“救人英雄”的光環,王官忠依舊在熟悉的崗位上,收穫著平凡的感動。
  生活,似乎已恢復平靜,然而變化已在不知不覺中悄然發生……
  人物名片
  ■姓名:王官忠
  ■身份:成都42路公交車駕駛員
  ■事件:今年8月25日20時45分,成都市金牛區馬鞍
  街發生了一起惡性事件。犯罪嫌疑人李某在42路公交車上拿出單刃刀捅刺其他乘客。公交車司機王官忠將車停靠在一環路北四段公交站前方,乘客尖叫逃離。李某又沿一環路北四段向馬鞍街方向繼續隨意捅刺路人,王官忠則拿著拖把一路追凶,李某最終被警察抓獲。
  一份感動
  最近還有乘客認出他 對他豎起大拇指
  今年8月15日晚,那場發生在一環路北四段附近的傷人事件,讓原本安靜、休閑的仲夏之夜,變成許多家庭不願憶起的夢魘。
  昨日上午,再次走上馬鞍街口,依舊是那條街道,那些店鋪,在這裡,“拖把大叔”的故事仍在流傳著,用街口電動車維修店老闆羅朝海的話說,“沒得他(拖把大叔),可能更多人受傷害。”
  得知自己仍被記掛著,王官忠憨憨一笑。落座沙發,寸板頭的黑髮中夾雜一些白髮、個頭不算高、身材敦實、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。
  12月初,王官忠才去海南休了個年假,昨天正式上班。原本這次假期幾個月前就該休,只是因為要配合案件調查,才一拖到現在。
  通過媒體的報道,王官忠以“拖把大叔”的形象走進人們的視野。“我很害怕乘客跟我聊這個話題。”王官忠直言不諱,但開車時也難免被乘客認出,就算被認出後,王官忠也僅僅和乘客相視一笑。
  最近的一天,一個小伙子從八里小區上車,站在刷卡處就認出了王官忠,“你是王師傅?”王官忠沒有說話,只是沖他笑著點點頭,小伙子默默地走到車廂後面。沒想到,下車時,小伙子走到王官忠面前,什麼也沒有說,沖王官忠豎起了大拇指。
  一點餘悸
  重新上班第一天 車突然在那個位置熄火
  在同事們的印象中,王官忠並不是膽大的人。事情發生以後,他也很少跟大家聊起這一話題。王官忠坦言,他不太想回憶這個過程,“家裡人也問過,我也不願意多說。”
  事發後第一天上班,王官忠開的是同事的車。當車行駛到一環路北四段站時,“車門打開乘客下車,都沒有問題。結果突然車門關不了。”好不容易關上門後,車開出去沒多遠,剛巧在事發的位置,車突然熄火了。王官忠默念了一句“今天沒對”,然後重新點火,試了七八次才成功。他回頭想來或許是自己太緊張,“可能不小心碰到了點火開關,車子才突然熄了火。”
  之前他開的公交車搜證完畢後,送回原廠進行過修複。如今,王官忠重新開著這輛與他有生死之交的公交車,穿行在這座城市裡,搭載著一車又一車的乘客。只是每次經過一環路北四段站時,王官忠心裡就會默念:“就是這個位置。”
  還是那輛車那條線路,只是王官忠多了一個習慣:每天出車時,他總是要先把車內的燈全部打開,在車廂內巡視一圈,才回到駕駛室點火出發;晚上收車時,他也總是要把車廂檢查一遍,下車時,才會關掉車內的照明。
  關於未來
  如果不開公交車 就回家做生意
  那晚的事情發生後,王官忠的家人也難免擔心。新繁的親戚也特地給他辦了場酒宴,為他壓驚。但關於那晚的事,王官忠不願多提,家人也不再繼續追問。
  王官忠的兒子在讀高中,也問及過這件事,他也不允許兒子在學校說。在他看來,“只是件平常的事,恰好被我遇到。”
  去海南的行程很早就已經定好,王官忠很多親人在那邊做生意,“他們也勸過我不開車,過去做生意”。王官忠的妻子也在家裡打理著小生意,他開公交車的工資並不算家中的主要收入,只是個人愛好而已。
  正常工作後,車隊領導也關心過他是否需要換條線路,或者多休息一段時間,但王官忠覺得沒這個必要。關於將來,王官忠並沒有特別的打算,他笑了笑說:“如果不開公交車,就回家做生意嘛。”
  ■鏡頭1
  凶手離他最近時 大概10釐米
  再次回想起那晚的情形,凶手被擊倒後,王官忠一個人回到駕駛室內。霓虹燈下,42路公交車孤零零地停在路邊。
  車門緊鎖,王官忠趴在方向盤上,腦子裡一片空白。剛剛發生的一幕,像恐怖電影一樣,不斷在他腦海中回放,耳朵里嗡嗡作響。公交公司的同事陸續趕來,家人朋友的電話,也不斷打進了手機。王官忠不斷地安慰家人朋友:我人沒事,凶手抓到了。就這樣,王官忠獨自待了大概一小時。
  王官忠還記得事發時,他因為對凶手吼了一句:“你在乾啥子?”凶徒也拿著匕首對準他捅去,“當時被我躲過去了,他離我大概10釐米,就一個掌心的距離。”
  ■鏡頭2
  現在很少做夢了但他仍反覆問自己
  “頭三天,我都夢到了在路邊被捅傷的小女孩。”王官忠說,夢裡面的場景很真實,就像是回到當天的現場一樣。“我拿著拖把在後面追,看到他把小女孩捅傷後,我就想,今天絕對不能放你走,絕對要把你攆到。”
  隨著時間推移,王官忠現在已很少做夢了,受傷的女孩也很少出現在他的夢中了。但他還始終在反覆問自己,“當時自己還能不能處理得再妥當一些。”王官忠覺得,自己和家人唯一慶幸的一點兒是,自己當時沒有膽怯。“如果我不去追凶手,讓他跑了,他或許還要傷人。”
  參與互動
  四川日報報業集團全媒體中心邀請你共同盤點 “@2013微時代”,你可以@天府早報 (官方微博)或在天府早報微信公眾平臺留言,另外可登錄天府社區(http://www.scol.cn/thread -14725242-1-1.html)參與互動,推薦你心中值得回訪的人和事。同時,你還可以說說屬於你的微盤點、微觀點,講述你的微故事。
  關註天府早報微信:查找微信公眾號 “天府早報”或搜微信號“tfzbwxpt”。
  天府早報記者
  宋建琴
  (原標題:“拖把大叔”還開42路 多了巡視的習慣)
創作者介紹

1905

rn65rnaob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